<fieldset id='vfy6'></fieldset>

<span id='vfy6'></span><acronym id='vfy6'><em id='vfy6'></em><td id='vfy6'><div id='vfy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fy6'><big id='vfy6'><big id='vfy6'></big><legend id='vfy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vfy6'><strong id='vfy6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i id='vfy6'></i>
    <ins id='vfy6'></ins>

    1. <dl id='vfy6'></dl>
    2. <tr id='vfy6'><strong id='vfy6'></strong><small id='vfy6'></small><button id='vfy6'></button><li id='vfy6'><noscript id='vfy6'><big id='vfy6'></big><dt id='vfy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fy6'><table id='vfy6'><blockquote id='vfy6'><tbody id='vfy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fy6'></u><kbd id='vfy6'><kbd id='vfy6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i id='vfy6'><div id='vfy6'><ins id='vfy6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天黑叫你別答應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小王是個無鬼論者,不相信任何的鬼神之說,在他的眼裡這一切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,隻有自己親眼目睹的,自己親身感受到的才是真實的。

            每當別人談論鬼神之時,他都是笑笑,或者被他當成一個笑話聽一聽,有時不想聽時,就躲的遠遠的。可是總有一條流進瞭他的耳朵。晚上睡著之後,如果有人喚你,千萬別答應。

            這個小王自然不會相信,因為小時候他的父母經常這樣叫喚他,聽到這個小王笑著隻說瞭四個字“無稽之談”!

            可是小王經歷瞭那件事之後,徹底改觀瞭。

            小王傢與隔壁的小李傢不和,從他的父輩開始就不和,每當見面時,就會不約而同的吵起來,有時甚至會大打出手,都巴不得對方死去。

            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。小李的父親因病去世,不過小王傢並沒有落井下石,隻是冷眼旁觀罷瞭。

            有人說人死之後,頭七會回來,看一下自己生前的地方。李傢的頭七到瞭,小王對這個本來就不相信,人死之後怎麼可能會回來呢!所以,小王不理會這些東西,早早的睡去瞭。

            凌晨的鐘聲輕輕敲響瞭,這時候的人幾乎都睡熟瞭,而小王睡去瞭,但他是那種朦朦朧朧的睡,還能感知到周圍的一切,“滴滴答答”的手表聲不停的在耳邊旋轉著。

            突然小王似乎聽到有人在叫他,聲音似乎還在很遠處,他本能的反應就是答應他的叫喚,可是他沒有答應出來,因為他想到瞭有人跟他說過:“如果夜裡有人叫你,千萬不要答應!”小王心道,等我聽清楚是誰我在答應也不遲,反正我是不相信這些東西的。

            可是那個聲音沒有聽下來叫喚自己的名字,“王有才……王有才……”幾乎每隔五秒鐘就叫一聲,而且聲音越來越近,剛剛似乎還在墻外,但此時就像在門口,那個聲音不是傢裡的任何一個人的。小王一個心中一個顫抖,他想到瞭,是對面李傢剛剛死去那個人的聲音。小王的心提到嗓子眼瞭,大氣不敢喘一下,假裝鎮定著,閉上眼睛假裝以為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聲音到瞭耳邊,貼著小王的耳朵叫喚著小王的名字“王有才……王有才……”!沒錯就像是自己的女朋友貼著自己的耳朵說悄悄話一般。小王動也不敢動。

            那個聲音越走越遠,但嘴中還是不停叫著小王的名字,直到漸漸消失。

            過瞭許久小王才如釋負重,但還是不敢亂動,還在假裝著睡著。

            “王有才”突然又一聲叫喚在小王的耳邊。小王時刻沒有放松著警惕,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來這麼一下,不過小王早做好瞭準備。

            小王還在均勻的呼吸著,就像是真的睡著瞭一般。緊繃的身體直到太陽升起之時才漸漸放松。

            血紅的眼球註視著天花板,他相信瞭一切。小王沒有向自己的傢人提及過此事,他是怕自己傢人又要大打出手瞭,他把這件事永遠的埋在心中,不過鬼神之說,他徹底改觀瞭,也時時刻刻註意著周圍人對鬼神的言論,默默記在心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