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6wtwp'></ins>
    <dl id='6wtwp'></dl>
    <acronym id='6wtwp'><em id='6wtwp'></em><td id='6wtwp'><div id='6wtw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wtwp'><big id='6wtwp'><big id='6wtwp'></big><legend id='6wtw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i id='6wtwp'><div id='6wtwp'><ins id='6wtw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span id='6wtwp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6wtwp'><strong id='6wtw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tr id='6wtwp'><strong id='6wtwp'></strong><small id='6wtwp'></small><button id='6wtwp'></button><li id='6wtwp'><noscript id='6wtwp'><big id='6wtwp'></big><dt id='6wtw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wtwp'><table id='6wtwp'><blockquote id='6wtwp'><tbody id='6wtw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wtwp'></u><kbd id='6wtwp'><kbd id='6wtwp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6wtwp'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6wtwp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驚魂熱晌午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已經是七十八歲的王繼明,和往常一樣,早早地吃過午飯,侯在太陽底下,盯著院子裡的那顆李子樹。看什麼呢?看樹影。有人說太陽和樹影是一寸一寸地在走在移,王繼明卻看不出來。他整整盯瞭五十年的樹影,先是一棵桃樹,桃樹老瞭枯瞭,栽下一棵杏樹。杏樹也老瞭枯瞭,他又栽瞭這棵李子樹。他知道樹影在太陽底下的移動,是那種不知不覺的,一絲一絲的,什麼時候樹影正瞭,正南正北瞭,一天之中兩個時辰的驚魂熱晌午就正式來臨瞭。

          什麼是驚魂熱晌午呢?當地人把伏天晌午的熾熱,叫做驚魂熱。人們還說晌午是屬陰的,屬陰的時辰是神鬼出沒的時候,作為屬陽的人們,要主動躲避,否則就會驚動瞭陰魂,所以村裡的人把伏天的中午稱作驚魂熱晌午。五十年前發生在驚魂熱晌午的一件事,讓王繼明心痛瞭一輩子。那是一件什麼事呢?

          那是一件讓王繼明想也想不到的大事。那個驚魂熱晌午,王繼明剛剛放下飯碗,正準備歇晌,老婆突然叫喊肚子疼。農村人皮實,一個肚子疼算得瞭什麼?王繼明把她扶上炕,說窩一窩就好瞭。哪曾想老婆越叫越厲害,越叫越淒慘,豆粒大的汗珠子不斷從額頭滾落。王繼明一下就慌瞭手腳,他讓嚇傻瞭的兩個孩子照看著媽媽,急急忙忙跑出去找醫生。等王繼明拉著小平車氣喘噓噓地把村裡唯一的,已經走不動路的醫生請到傢時,老婆已經僵直地躺在炕上。醫生上前掰開瞭眼皮看瞭看說:完啦。之後無可奈何地嘆瞭口氣。老婆走上瞭奈何橋,卻讓王繼明奈何不得。那年他僅僅二十八歲。

          出殯後,村子裡接二連三地傳出瞭幾件怪事,這幾件事都與王繼明逝去的老婆有關,而且事情都發生在驚魂熱晌午。村裡人傳說,有好幾個人在驚魂熱晌午見過王繼明老婆,而且傳得沸沸揚揚。傢傢戶戶一到晚上,天再熱都要關門閉窗。晌午不管孩子們願意不願意,大人們都要把他們摁在炕上歇晌,為的是躲避那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驚魂熱。這讓思念老婆幾乎成疾的王繼明抓住瞭一絲希望,他想著在某個驚魂熱晌午能和老婆見上一面。於是,就有瞭他五十年如一日,在一個又一個驚魂熱晌午的遊蕩和期待。村前村後村裡村外,天越熱他遊蕩得越歡,越是人煙稀少的地方去的次數越多。兒子長大瞭,閨女也長大瞭,他們先後都結瞭婚,連孫子外孫也長大瞭,而想見老婆一面的期待,卻一直是一個泡影。王繼明就是在這一個個泡影的生成與破滅中磨老瞭。

          其實李子樹也老瞭。樹皮斑斑駁駁的,樹幹上有好幾個螞蟻洞,居住著那種赤紅色的大個頭螞蟻,這些螞蟻腦袋一個疙瘩,身子一個疙瘩,屁股也是一個疙瘩,好像是用三個疙瘩連接起來的一樣。王繼明在盯著樹影的同時,也盯著螞蟻。他不知道螞蟻是不是和人一樣,會成傢會結成夫妻。他害怕螞蟻把李子樹掏空瞭,幾次想用泥巴將螞蟻洞糊起來,泥都和好瞭,可終究還是下不瞭手。捂死瞭一些螞蟻,另一些活著的會不會變成寡婦,或者光棍、鰥夫呢?王繼明下不瞭手的另一個原因,是因為在驚魂熱晌午,全村的人都在歇晌,而螞蟻卻陪著他,看著他癡癡呆呆地期待著。螞蟻不懼天熱,就是在驚魂熱晌午,它們也不停地在洞口進進出出,來來回回忙忙碌碌,螞蟻們一隻一隻排著隊,頭拱著腚,腚接著頭有秩序地攢動著,形成一綹蟻流,嘩啦啦嘩啦啦。王繼明盯著樹影看著螞蟻,他在李子樹的正北方,插有一根筆直的樹枝,等待著樹影與樹枝的重疊,等待著驚魂熱晌午。

          太陽在走樹影在移。日頭熾耿耿的,像一個燒紅瞭的鏊子,烤得整個村莊泛起一波又一波熱浪,恍恍惚惚好似一鍋燒開的水,熱氣騰騰。這才是真正的驚魂熱!王繼明喜歡這種燥熱,熱得頭頂冒油才好,熱津津的油津津的,像是在炸油糕,有時候他似乎還能聽到吱吱的聲響。在萬籟寂寥的驚魂熱晌午,王繼明就這樣等待著,五十年來,王繼明等得好苦好苦。

          影兒又正瞭,連一絲一毫都不差。王繼明看瞭一眼嘩啦啦流動著的螞蟻流,撐著拐棍從小板凳上把身子支起來,顫巍巍地朝院門走去。老瞭,腿腳也僵硬瞭,關節打個彎都困難。臨出門的時候,王繼明突然覺得今天除瞭尋找老婆,好像還有件什麼事要做。是什麼事呢?他站在門裡想瞭想,終歸還是沒想起來。出瞭院子,門前是一排一摟粗的青楊,青楊樹長得真快,也就是十來年的功夫就摟不住瞭。楊樹的陰涼裡,躲著一群避暑的雞,雞們刨開燥幹的土層,炸起渾身的毛,臥在略有濕氣的土中撲騰著,撲騰一會兒站起來抖動抖動,然後再臥再撲騰,接著再抖動,如此往復,為的是把身子裡的熱氣讓濕土吸出去。一隻大紅的公雞,見王繼明走過,撲棱著翅膀,斜著身子咯咯咯地叫著向他沖來。王繼明笑瞭笑,他象征性地朝著公雞揮瞭揮拐棍,大紅公雞不甘心地咯咯瞭幾聲,急忙剎車把翅膀收起,然後急匆匆返回到自己的妻妾群中。自老婆走後,王繼明再沒養過雞。老婆出殯的時候,陰陽先生把傢裡唯一的一隻公雞綁瞭,系在棺材上引魂。到瞭墳地,陰陽先生手起刀落,公雞頭骨碌碌滾落在材頂上,雞身撲棱著扭動著,一股鮮血噴出,和王繼明扭動著的心合在瞭一塊,讓他心中本是嘀嗒嘀嗒滴著的血淌成瞭河。看著大紅公雞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,王繼明心中不由地點燃瞭一把無名之火,牛什麼牛,不就是過著有老婆的日子嗎?若是倒退十年,他會舉著拐棍趕過去,或許要狠狠地教訓這傢夥一下,如今的確力不從心瞭,再說趁著驚魂熱晌午,王繼明還要多轉悠轉悠,他不想把寶貴的時間耽擱在一隻驕傲的公雞身上。他堅信,老婆會在某個驚魂熱晌午,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,或許就是今天,或許是明天。他就不信,和自己恩恩愛愛的老婆,就那樣一去不回頭。王繼明有好多好多的話要和她說,說說兒子說說閨女,還有孫子外孫,和她一起分享當爺爺奶奶的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