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s id='67meo'></ins>
  • <tr id='67meo'><strong id='67meo'></strong><small id='67meo'></small><button id='67meo'></button><li id='67meo'><noscript id='67meo'><big id='67meo'></big><dt id='67me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7meo'><table id='67meo'><blockquote id='67meo'><tbody id='67me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7meo'></u><kbd id='67meo'><kbd id='67meo'></kbd></kbd>
    <dl id='67meo'></dl>

    <span id='67meo'></span>

    <fieldset id='67meo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i id='67meo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67meo'><strong id='67me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67meo'><em id='67meo'></em><td id='67meo'><div id='67me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7meo'><big id='67meo'><big id='67meo'></big><legend id='67me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67meo'><div id='67meo'><ins id='67me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隔壁半夜撞墻的聲音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  林香這人,本來就性格比較內向,不太愛說話,再加上是從農村出來的,不比城裡女孩有錢,嬌貴,更是多瞭幾分自卑,於是和宿舍其他女生很少來往。

              久而久之,舍友們也都不怎麼理她瞭,去玩也基本不叫她。

              林香在整個學校也沒什麼朋友,經常一個人去上課,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學習。但她本人並不太在意這些,本來她就不喜歡跟人交往,我行我素還落得清閑。

              通常,晚上關燈後,舍友們都會閑聊一會兒,林香也不參與,很快就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  但今晚,她們卻聊起瞭學校的恐怖事件,擾得林香不但睡不著,還心慌慌睡意全無。

              有個女生說“你們知道嗎?我們這棟宿舍樓,5年前是住大三女生的。那年有一天夜裡,有人看見有個穿粉色睡裙的女生,在6樓走廊裡來回走動,一直到很晚瞭還在那裡。開始大傢都沒怎麼註意,都紛紛睡覺瞭。到瞭半夜,有人聽到走廊裡傳來一陣陣沉悶的敲擊聲,咚!咚!咚!像是從悶罐子裡發出來的,也不是很響,更何況半夜三更的,大傢都困得慌,也沒人起來看。第二天一早,清潔工阿姨的淒厲尖叫聲把大傢驚醒瞭。大傢順著尖叫聲紛紛趕到6樓,隻見清潔工阿姨蹲在地上,兩手蒙著腦袋,哆哆嗦嗦都嚇哭瞭。順著她指的方向,大傢被眼前的一幕嚇傻瞭隻見那個穿粉色睡裙的女生,正蜷臥在地板上,一雙憤怒仇恨的眼睛瞪得鼓鼓的,仿佛要把對方給瞪融化瞭。她的頭額上,是一個大大的血口,血液已經發黑,粘著一些凌亂的發絲。墻上還有一團凝固發黑的淤血。她是自殺而死的,而她自殺的方法,是自己用頭猛撞墻!樣子真的慘不忍睹,死得夠恐怖。當時就有膽小的女生嚇哭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聽她說完這些,小香已經害怕得手心冒汗瞭,怎麼還會有這種事?一個人自殺,竟然可以硬生生撞墻而死,怎麼還會有這種人?!她不想再聽,可是又不好開口,隻能任由那女生接著說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穿粉色睡裙的女生慘死後,被火葬場的人運走瞭,漸漸地校園內談論這事的人也少瞭。風波似乎要漸漸平息,最後消失,可是,三個月後,另一件恐怖的事又發生瞭!聽說那還是一個夜晚,女生們都睡著瞭。睡上鋪的女生莉莉,突然帶著哭腔告訴下鋪的女生,她好像聽見從墻上傳來陣陣沉悶的咚咚聲。下鋪女生一驚,仿佛又看見瞭當初粉色睡裙女生慘死的模樣,但她側耳仔細聽,並沒有聽到咚咚聲,心想或許是莉莉太害怕瞭,安慰瞭她幾句便又睡回去瞭。莉莉沒法子,隻好繼續睡覺。第二天清晨,人們又被一聲淒厲尖叫聲驚醒。這次是到公共廁所洗漱的女生,發現瞭撞墻而死的莉莉!死的模樣,跟三個月前粉色睡裙女生一樣,慘不忍睹。校園裡頓時人心惶惶,大傢猜測,隻要聽到咚咚聲的人,就會自己撞墻而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最後,她說“你們肯定不知道,我們隔壁的公共廁所,就是當初莉莉撞死的地方!莉莉當初睡哪間宿舍,你們知道嗎?就是我們隔壁宿舍!而且,她的床位就是3號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林香全身一顫,3號床?!!我不正在3號床嗎?!莉莉曾經睡的地方,跟我就隻隔著一堵墻!林香隻覺得陣陣陰冷從腳底升起,仿佛墻的那邊,正躺著莉莉冰冷恐怖的屍體。這一晚,林香都沒睡好,心驚膽戰熬到天亮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因為是星期六,不用上課,舍友們都外出逛街購物瞭,留下林香一人在宿舍。也好,落得清凈,她就可以在宿舍學習瞭。話說林香也真的愛學習,她總是不浪費一分一秒,想著趁現在多學點東西,以後出來社會瞭能多些資本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一整天,她都用來學習瞭,一轉眼就到瞭半夜12點。她這才伸伸懶腰,打算上床睡覺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,停電瞭,整間宿舍頓時一片漆黑。她心一緊,恐怖的畫面偏偏浮現在腦海。她安慰著自己,摸索著爬上瞭床。慢慢地,睡意冉冉上升,她模模糊糊就要睡著瞭……突然,她聽見瞭那個聲音!咚!咚!咚!沉悶的撞墻聲!

              頓時睡意全無,而且那聲音越來越清晰,好像就是從她床位墻後面傳來的!林香驚恐萬分,又不敢出聲,她哆哆嗦嗦把被子裹緊瞭全身,但也沒用。咚!咚!聲音依然傳進她的耳朵。她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瞭,全身被冷汗浸濕瞭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過瞭多久,她發現,那聲音好像慢慢地在移動,在往窗口的方向移!不一會兒,就變成瞭沉悶的敲窗戶聲,咚!咚!咚!一下下撞擊著林香的心臟。

              而且,那敲窗聲越來越響,仿佛在催林香開窗,伴隨著敲窗聲,似乎有女人的聲音在悉悉數數。

              林香再也忍受不瞭這樣的折磨,她覺得,就算死,也要死個明白!

              她掀開被子,跳下瞭床。突然,聲音沒瞭,宿舍裡頓時安靜得可怕。林香故意踩幾下地上,發出一點聲音來,再細聽,窗外還是沒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她小心翼翼走近窗口,掀開窗簾的一角往外看,一張慘白猙獰的女人臉正貼著窗戶玻璃,突出的眼球正註視著她!那女人的頭額上,是黑紅黑紅的血窟窿,上面還粘著一些凌亂發絲。

              林香一陣慘叫,暈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林香被送進瞭精神病院,她逢人就念念叨叨“我聽到那個聲音瞭,咚!咚!咚!好恐怖!我還見到那個女生瞭,樣子好恐怖,這,額頭,一個大大的血窟窿,她的眼球,突出來的……”說著說著,全身哆嗦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