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1ax6w'></i>

      <dl id='1ax6w'></dl>
      <span id='1ax6w'></span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1ax6w'><em id='1ax6w'></em><td id='1ax6w'><div id='1ax6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ax6w'><big id='1ax6w'><big id='1ax6w'></big><legend id='1ax6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1ax6w'></fieldset>

      2. <tr id='1ax6w'><strong id='1ax6w'></strong><small id='1ax6w'></small><button id='1ax6w'></button><li id='1ax6w'><noscript id='1ax6w'><big id='1ax6w'></big><dt id='1ax6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ax6w'><table id='1ax6w'><blockquote id='1ax6w'><tbody id='1ax6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ax6w'></u><kbd id='1ax6w'><kbd id='1ax6w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1ax6w'><strong id='1ax6w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ns id='1ax6w'></ins><i id='1ax6w'><div id='1ax6w'><ins id='1ax6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恐怖故事之人皮氣球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    那天剛見到叢薇時,我就覺得她有點不對勁。
              同桌兩年多,這丫頭對我總是愛說愛笑的,可今天卻一言不發。非但如此,我看她的臉色也很怪異,泛著一種病態的嫣紅,想伸手摸摸她是否在發燒,卻被她粗暴地推開。
              無論我怎麼追問,得到的卻總是沉默。偶爾和她的目光接觸,我發現在茫然和空虛中,還蘊藏著一種深深的恐懼。
              自習課時,叢薇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,雙肩微微聳動,一種奇怪的呻吟從臂彎裡漏瞭出來,她保持這樣的狀態已經快半個小時瞭,大概是很難受吧。於是我便關切地問她是否需要請假回傢,沒想到她猛地站瞭起來,雙手掩面,瘋狂地沖出瞭教室。
              在她的課桌上,散佈著一些紅色的液體,是血!大傢都坐不住瞭,分頭尋找,但卻毫無所獲。
              我悵然若失地望著窗外:夕陽把雲彩和半邊天空染得通紅。我不禁想起瞭滴落在課桌上的那些血跡,下意識地用手摸瞭摸胸前的衣袋。那裡有一根帶著黑絲線的縫衣針,是我從課桌上發現的。當時我把它順手裝瞭起來,一直也未曾丟棄。
              叢薇已經失蹤五天瞭,至今毫無音訊。
              周圍的同學都在埋頭學習,筆尖在紙張上發出刷刷的書寫聲。我掏出錢夾展開,那裡有一張大頭貼,在我旁邊的女孩笑得極為燦爛,看著那張清秀的臉孔,我的心不由得刺痛起來:叢薇,你現在到底在哪裡?
              是錯覺麼?我怎麼好像聽到瞭叢薇的聲音?向四下張望後,最終窗外的東西吸引瞭我的主意力。
              學校的墻外是一片古老的平房,現在正是居住在那裡的人們生火做飯的時間。裊裊炊煙中,一個滾圓的東西飄在空中,格外醒目。
              看起來像是個氣球,但形狀很奇怪,並不是規則的圓形,因為周圍有四個明顯凸起的部分。正在納悶時,那個氣球像是有靈性似的,緩緩向教學樓的方向飄來,越飄越近……
              天啊!那是一個人!一個身體幾乎完全變成瞭球狀的人!
              如果你沒有親眼見到,你絕對不會想象到人的身體變成這種形狀後會有多麼恐怖。就在我瞠目結舌間,它緩緩地旋轉起來,而且我也終於看到瞭它的臉……
              是叢薇!
              盡管扭曲變形得厲害,但我依然能確認這張臉正是叢薇的!它幾乎貼到瞭窗玻璃上,一雙血紅的向外突起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我,而最讓我感到觸目驚心的是,她的鼻孔和嘴上都縫滿瞭黑色的絲線!
              我發出一聲淒厲的呼叫,整個班級都被我驚動瞭。大傢看到瞭眼前的景象,亂成一片。在我們還沒有緩過神來的時候,叢薇的身體忽然爆裂瞭!伴隨著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悶響後,鮮紅的液體濺滿瞭玻璃窗。
              癱坐在椅子上,我的舌頭發咸,喉嚨裡像是被火灼燒似的疼痛。從口袋中取出那根帶著黑絲線的針,果然,和縫在叢薇口鼻上的絲線是一樣的。我想起瞭叢薇失蹤那天的情形,難道是她自己縫的?但是,她為什麼要做這樣瘋狂的事?
              身體軟綿綿的沒有絲毫的力氣,我感到自己像是發高燒瞭似的,忍不住直打冷戰。就在這時,一隻手搭在瞭我的肩上。
              我悚然回頭,發現高川面無表情地盯著我,他沙啞著嗓子對我說:“我有點事想問你。放學後見。”